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

你肯定猜不到,我坐順風車經歷了什么

對用戶而言,符合定義的順風車再好,不能解決實際需求就是空談。

文 | 虎嗅APP 李玲

15公里,32塊錢,我果斷關掉了特惠拼車的界面。

因為價格比預期多了7塊錢,而7塊錢夠我坐公共倒地鐵再坐公交的單程通勤費了。

我為什么這么摳?這么說吧,即使只坐特惠拼車,一個月下來產生的交通費都超過工資的10%,而比公共交通多出的1000多塊交通開銷,等同于李粽八(家中貓主子)一個季度的小魚干罐頭錢。

上有父母下有主子,我摳得理直氣壯,所以千萬不要抑制住你那美麗心靈給我打賞的沖動。

是的,我體驗了大部分用戶腦中幾乎被抹掉的順風車,包括神似順風車的滴滴“特惠拼車”。

回想過去,作為滴滴一手挖掘的資深順風車用戶,提前半小時預約,比快車少十幾甚至數十塊的價格,就能享受一個人的專車服務,順風車的設置很容易戳中像我這樣對價格敏感又時間緊迫的窮人。

盡管順風車的槽點也很多,比如點了不拼車卻被拼車,向司機抗議卻得到一句“不坐下去”,只能悻悻的等下了車投訴;有一次提前10分鐘預約到了一輛滿是汽油味的五菱宏光,路上還目睹了一輛同是五菱宏光的車被大火包圍……

饒是這樣,我都沒能將順風車打入冷宮。客觀原因是,快車太貴坐不起。主觀原因在于,之前李粽八生病,恰好遇到一位家養哈士奇的順風車車主,一路跟我吐槽他家的狗“九死一生”的搞笑案例,還安慰我李粽八會沒事。

想象一下,主子一蹶不振,老板明著催稿,你心急火燎,這種時刻的安慰所顯示出的巨大能量,足以讓我眼中的每個順風車車主都自帶美顏。

這些天的體驗,讓我深刻感受到順風車的乘車氣氛比快車類的營運車好的不是一點點,尤其是在滴滴官方口徑中,仍與快車同出一脈的特惠拼車:司機和乘客相互傳授打車省錢技巧,儼然是另一升級版的滴滴順風車。

但順風車突破法律良俗下的司—乘關系缺點也很明顯,安全的界限難以掌握。尤其是司機端,不久前的一次乘車,我遇到一個油膩大叔,從名字、年齡,到戶籍、工作單位,問的事無巨細,瘋狂地在危險邊緣試探。

令人心痛的哈啰

2019年的第一次順風車,讓我感覺到了形勢的嚴峻。晚上八點,我在哈啰和嘀嗒發布第二天早上8點的行程,過了半小時沒人接,我忍痛在哈啰加價10元,兩小時后一位年齡標簽為“60后”的張先生接了單。

實付31.5元,這次行程花了我平常兩天上下班錢,形容一下我的感受——極其心痛 。

哈啰順風車行程頁面

張先生系統顯示他接單數為1,也就是說,我是他接的第二單。我已經忘了他的長相,但看到訂單記錄的車型——本田雅閣時,我就想起他對順風車平臺的強烈不滿,“滴滴那時候特簡單,(哈啰)現在挺煩的,上車前還得照一下,就不太想接了。”

本田雅閣,售價20萬元以上的B級車,張先生至少是個中產。

開雅閣的張先生接順風車的原因是“為了能找個說話的”。一開始,他很高冷,啟程后一言不發。直到我問了第一句,他的話匣子瞬間打開,從對順風車的埋怨,到中美局勢分析,嘮叨到整個行程結束。

張先生很抗拒上車前的人臉識別操作,“那些都是人的問題,出租車出事的多了去了,哪有那么多變態!”他覺得接順風車的前提是能覆蓋自己出行的油錢。他的車排量為2.4,嘀嗒和哈啰上給的價格幾乎不可能覆蓋行程油錢。

雖然順風車的拼單選項會增加收入,但他和大多數車主一樣不愿意接,“你要是點了可拼座我就不接你了”。“就多那么幾塊錢,還不夠來回折騰的油錢,還浪費時間。”這也是他注冊了好幾家平臺,卻很少接單的原因。

在北京這樣的超級城市,順風車絕大部分是通勤需求,早晚高峰本來就堵成狗,大多數車主就想回家順路帶一個,并不想增加被堵到某個地方的幾率。

這次的行程,哈啰系統顯示,14.4公里行程費用為29.6元。我實際付款31.6元,這其中有10元是我增加的感謝費和系統給的8元優惠券,張先生告訴我他實收36.5元。不算給我的8元優惠券,僅車主端,按照實際付款看 ,哈啰為這次出行補貼5塊錢。

換言之,這趟出行,哈啰為我付了5塊錢,占總價的13%。看起來是我占了便宜,但為什么我還是覺得很貴呢?因為這個價格乘以三,就可以買一管李粽八瘋狂迷戀的化毛膏了。

價格美麗的嘀嗒

作為一個精打細算的貓主子,在兩次同時約順風車后,我的心就默默地偏向嘀嗒。不用想了,就是因為價錢。

嘀嗒和哈啰順風車在功能設置上極其相似,但價格上差異挺大。從家到公司15公里的固定線路,嘀嗒的價格總是比哈啰低5元左右,并且接單率還比哈啰高,惹人喜愛的程度如此明顯。但身為公正的化身,我當然不會厚此薄彼。每天,我都在兩個平臺同時發訂單,誰先接做誰的車,接的慢的訂單被我果斷取消。

你以為說這話的妙齡少女在順風車平臺很搶手?不是的。在體驗順風車的兩周里,即使順路程度高達80%,車主也很少主動地順帶捎上我,我經常在第二天早上焦慮地等到最終時間線,而后急赤白臉地喊著“臥槽,又要遲到了!”然后去擠公交。

第二次被接單,仍然是加價5元的結果。早上8點,一只腳剛踏出家門,收到嘀嗒的接單電話,此時距離行程出發時間不到20分鐘。戲劇性的一幕是,剛掛完嘀嗒電話,收到哈啰順風車的接單短信,我把后接者的訂單取消,系統卻顯示要收5元違約金。雖然因為哈啰違約機制沒運行,我免掉5塊錢的巨額罰金,但這事讓我心有余悸。

我打電話問哈啰,為什么距離行程出發時間不到20分鐘還能接單,這難道不是一個系統BUG嗎?“都火燒眉毛了乘客肯定要選擇其他出行方式呀,為什么還要懲罰乘客”。客服的解釋是,“平臺方無法控制司機接單,會根據我的反饋懲罰司機。”

整個溝通的過程中,客服重復最多的話述是“請耐心等待,會將情況上報,核實后會對司機懲罰。”我的本意不是讓誰受懲罰,而是覺得接單、取消訂單的行為,平臺應該有一個合理的時間限定。但客服似乎還是那個客服,那個只負責向上傳話的客服。

這次意外被搶單,讓我有了不加價的底氣。

但不加價也出現了問題。接單的嘀嗒車主頁面顯示,我的出發時間是8點半,比我預定晚20分鐘。溝通過后,車主決定提前出發,最終在8點20接到我。

這位車主非常渴望多些私家車主能加入,因為車多了,平臺匹配的乘客才能更精準。“之前接滴滴順風車,匹配范圍在2公里內,嘀嗒現在的輻射范圍在10公里內”。他抱怨順路的乘客太少,要接單得跑好遠,價格卻較滴滴順風車低了不少。

他給我講了個故事,前幾天下午的時候,他接一個女生去城郊,到達目的地,對方請求他陪同去開房,他覺得有點奇怪,但還是去了。女生辦理完突然瞪著眼睛對他說,"你有罪,你要去后山謝罪,要我送你去嗎?"他被嚇蒙了,趕緊開車走了。

上述場景他向我不斷重復,他說92歲的父親恰好在附近的療養院,不然也不會遇到“這樣的神經病”。他對這個女孩的印象很深,他稱上車時就女孩就很奇怪,“長得很漂亮,穿的是長裙,但兩只鞋子穿的明顯不一樣”“說自己是石油報社的,爸媽是唐山石油集團的高層,去開房等爸媽過來。”

這位系統顯示接單數為90,星級分數為4.7的司機,講得有多少是真實的難以判斷。但從乘車過程中,該司機從單位到名字的試探性詢問,總讓我覺得心里發毛。

連續一周體驗乘坐順風車,只有一位車主對目前哈啰和嘀嗒的順風車定價表現得云淡風輕。這位車主相對年輕,也就35歲左右的樣子,他的車上放著很多類似于小黃鴨的玩具。他告訴我,這兩年有了孩子,開順風車為解決一部分燃油費用。作為年輕人,他覺得社交屬性并不是順風車得剛性需求,“能不能聊得來還是得看人嘛,和順風車有啥關系。”

嘀嗒順風車行程頁面

像這樣為解決生活壓力的車主不止一位,一位以前在滴滴做快車司機,孩子出生后找了工作,兼職順風車的車主向我吐槽,“工資一發,還了車貸、房貸、孩子幼兒園學費就一個字兒不剩了。”

他是所有車主中,唯一接過拼車的。順風車拼車都有人數選項,但大多數人并不會如實點擊。“抱貓帶狗的也就算了,更夸張的一起上來4個人。”他遇到過一次奇葩事件,對方選的是1人順風車,結果一起上來4個人。他只好收一個人的錢,送到四個地址。從那以后,他接單后都會打電話確認對方的人數。

在我體驗哈啰、嘀嗒順風車的過程中,全部順風車主無一例外都曾是滴滴順風車司機,而他們絕大多數人,或在抱怨嘀嗒、哈啰平臺的定價太低,或在抱怨平臺能匹配的乘客少。

速度感人的滴滴拼車

“你別加價呀,你加多少錢都不會讓你插隊的!”一名外地口音的司機雙手揮舞著解釋滴滴叫車加價的原理——“系統把單派給我們,我們才知道有錢。你的錢是直接給到我們(司機)的,系統不抽成,也不影響派單順序。”

這是我的首次滴滴特惠拼車之旅。10分鐘接單,兩個操著外地口音的司—乘聊得格外起勁,這種接單速度和熱鬧場景讓我誤以為自己重新坐上了滴滴順風車。前座的女孩吐槽嘀嘀打車每逢下雨必然艱難,后座的我們兩個外地人邊刷手機邊聽,不時也插話進去,將對滴滴的吐槽進行到底。

拼車價顯示46元,順風車價26~31元,而特惠拼車只需要23.83元。

幸福來得太突然,我問了司機三遍,“特惠拼車真的不是順風車嗎?”得到的答案都是:“不是。”司機告訴我,特惠拼車在司機端是不顯示的,之前有乘客問了他才知道。司機端的價格也是按照快車的定價計算,乘客端具體是多少司機并不知道。

“你的便宜,那可能就她的貴。”司機的說法讓我們兩撥乘客都很好奇相互的價格,另一位先于我上車,后于我下車的女孩透露她用的是“拼車”,車費40多塊。系統顯示我的最終價格23.83是在預估價43.34元的基礎上打了55折,優惠了近20塊。

在司機開足馬力趕到終點時,我暗戳戳地拍了司機端到我家的價格——24.2元,比我的實付價還高。

難道滴滴要貼錢?不,這不像是滴滴的作風。

另一位女生的終點,離我不過5站地鐵的距離,這個點也不堵車,司機端的最終價格撐死50塊出頭。這么估算下來,兩個訂單的實付總價超過60元,滴滴大概率不用貼錢。

針對特惠拼車的價格,滴滴給我回復的定價原理是,“系統會根據時間、出發地等因素,動態調整拼車折扣,發單頁面顯示價格即為動態折扣后價格。”為什么比拼車還便宜十多塊錢呢?滴滴的回答是,特惠拼車能夠提前15—60分鐘預約,提前發單會提高拼成率。當系統通過綜合評估乘客叫車起、終點沿線的發單需求預估拼成率時,會給出相應的更實惠的價格。

在多次乘坐滴滴特惠拼車的過程,我只經歷過一次只拼到我一個人的情況。花著白菜價,獨享豪車讓我頗感為難,司機寬慰道:“沒關系,你這種的是少數,我上次拉了一個客戶,他下車時已經走了三撥人了。”這位老司機一語道破天機——無論上多少個人,司機的訂單都是一個,收入還是按路程的公里數算。

作者的滴滴特惠拼車行程之一,價格都在23~29塊之間

這么看起來司機貌似沒有什么好處,滴滴仍是最大的受益者,可為什么我問過的司機都很看好這種模式呢?

原因在于相比出租車,滴滴中控系統本就將網約車的空車率降低很多。再加上拼車不管接幾撥人,只要在路上,司機就算里程費,空車率更低。滴滴原本有拼車模式,但特惠拼車又吸引了部分順分車需求,拼成率更高。

我還意外發現,滴滴上仍留存了不少順風車司機。一個只在下班后接單的滴滴快車司機告訴我,滴滴上可以設置終點地址,我是她下班后接的第3單,就在她家附近,“前一個給我派到房山,誰要去那鬼地方呀,接完你這單我就直接回家吃飯了。”這種典型的順風車司機,一般是在國企工作的北京土著,他們拿到網約車的三證很輕松,因此下班后只接3-5單也不會覺得可惜。

在所有的特惠拼車中,印象尤為深刻的是一次早上上班的行程,開車的司機是一名白發蒼蒼的老司機。他的穿著很講究,帶著白手套和護袖,頭頂一頂筒帽,形象氣質頗像《布達佩斯大飯店》里拘謹的門童,但他又極具個人特性,波西米亞風格的上衣把他襯得很有故事。

他確實是個有故事的人,60分鐘的路程(不堵車30分鐘),他把自己在計劃經濟時代開公交,到現在因無聊出來開滴滴的人生剪影交代了一遍。身為共和國的第一代公交司機,他也是中國第一批的私家車主(1998年就有了自己的紅旗車)。

對于現代科技對交通的改造,他感受很深。“現在開公交很輕松”“現在的(公交)司機都沒素質”“出來拉滴滴是因為在家呆著會胖”……他告訴我,最早的公交車連轉方向盤都靠司機的力氣,那時沒有自動化的功能,公交司機鍛煉得個個力大如牛。出現乘客搶方向盤、毆打司機的時候,首要保證乘客安全,然后停好車“一腳把那壞東西踹下去”……

符合定義重要嗎

上述這些生動的故事,很難在專營的網約車上遇到。因此說順風車具有天然的社交屬性也不算過分。可細想,其實比順風車提供的場景更重要的是,乘客的個體性格決定了短暫社交的存在與否,因此社交并非順風車的必要功能。

不管是以前的滴滴順風車,還是現在的特惠拼車,都不符合目前順風車的行業定義。但不能否認的事實是,這類營運車解決了部分順路乘客的出行需求。

對用戶而言,符合定義的順風車再好,不能解決實際需求就是空談。尤其是以比順風車還低的價格解決上下班出行需求,很難讓我這種追求極致性價比(其實是真窮)的年輕人拒絕。

從商業的角度看,運力上能解決上下班遠程出行壓力,用戶上能在價格上具有比順風車更大的吸引力,并且符合廣義上的共享出行,平臺方還能實現收入,這種擁有完整閉環的特惠拼車模式,不出意外將成為滴滴繼順風車之后的主力。

“特惠拼車與順風車是完全不同性質的服務,兩者之間沒有任何關聯。”滴滴依舊否認了特惠拼車和順風車的聯系,我也依舊要回歸“公交—地鐵—公交”的混搭倒騰線路,為祖國的公共交通貢獻一份力。

在“天下苦順風車消失久矣”的時候,只能期待滴滴這個巨型獨角獸能在順風車再次上線時,給整個順風車行業帶來可借鑒的產品創新與體驗。

而貧乏者如我,只有一個小要求,別漲價,千萬別漲價。

來源:虎嗅APP

原標題:你肯定猜不到,我坐順風車經歷了什么

最新更新時間:06/15 14:13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輸入5個字

評論 5

相關文章

江西快三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