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

【特寫】到上海尋找中國合伙人

希望吸引中國劇組來當地拍攝的Jovana Mijovic、希望買到中國優質劇目的Cheng Puay Hoon、希望找到合拍片伙伴的Serg Khalkov、以及希望通過有著13億人口的巨大市場重拾往日榮景的汪威江,對于上海國際電影電視節,這些人有著不同的期待。

上海國際電影交易市場。

記者:徐菲

塞爾維亞姑娘Jovana Mijovic在深夜到達上海后的第二天一早就沖進了位于延安中路1000號的上海展覽中心。此時,已是上海電視節“交易市場”的第三天,也是最后一天,部分展商已開始準備撤攤。

“這是我的微信,可以讓她加我的微信,約在展會結束后聊一下嗎?”在一家影視公司的攤位前,Jovana Mijovic焦急地通過志愿者,向一位來自北京的展商表達想要認識的意愿。她和同伴要用一個上午的時間,將16000多平方米的市場全部逛完,結識更多中國展商、建立聯系,以便日后尋求合作。

雖然行程匆忙,但Jovana Mijovic準備充分,這并不是她第一次參加上海國際電影電視節,她的微信是從2017年上海國際電影電視節期間就開始使用的。這次她還準備了寫有公司承接各種影視服務業務的中文電子版資料,在獲得那位北京展商的“好友通過”之后,她直接把資料發了過去。

“2017年中國和塞爾維亞簽訂了兩國互相免簽的協議,自那之后,我每年都會來上海參加電視節和電影節,尋找更多合作伙伴。免簽讓中國的攝制團隊去塞爾維亞拍攝更加方便,而且塞爾維亞有著不亞于其他任何歐洲國家的風光,同樣的歐洲建筑和景色,這里的拍攝成本比其他國家都低,同時在稅收上也有優惠,目前在塞爾維亞拍攝電影可以享有25%的退稅。”

Jovana Mijovic在志愿者幫助下與中國展商互加微信。

Jovana Mijovic滔滔不絕,她所供職的公司Vision Team是一家專業數碼設備租賃公司,除能夠提供攝影機、照明、聲音等設備租賃外,還有一家電影制片廠和三個室內舞臺可供劇組使用。相配套的,Vision Team也會提供翻譯、餐飲、交通、運輸等服務。

去年,Vision Team在塞爾維亞旅游局和中國旅游部門的牽線下,承接了愛奇藝電視劇《賴貓的獅子倒影》在塞爾維亞的拍攝工作。Jovana Mijovic并不擔心自己只趕上了電視市場的最后一天,“接下來我還會參加上海國際電影節的市場活動,在這些市場上,我要做的就是與大家建立聯系,之后再單獨進行深入了解,尋找一切合作的可能。這次我們也有興趣購買一些節目版權,尤其是中國的游戲類綜藝節目。”

Vision Team協助愛奇藝在塞爾維亞拍攝電視劇《賴貓的獅子倒影》。

比Jovana Mijovic早來一天的Cheng Puay Hoon供職于馬來西亞一家名為Dimsum的視頻點播平臺,在Jovana瘋狂加好友的時候,她已經開始和新結識的中國展商進行更為深入的交流。

“我們是家新公司,成立于2016年11月。視頻內容主要是亞洲的節目,服務對象在馬來西亞、文萊和新加坡。”自從加盟Dimsum,Cheng Puay Hoon三年來沒有錯過任何一屆上海國際電影電視節。“來這里主要是為了接觸到一些新的供應商,同時有機會了解到新趨勢,新內容以及未來能夠有什么樣的機會和中國伙伴合作。通常我們會在來之前就與有意向的合作對象進行溝通,在這里見面是為了進行一些細節的探討并最終達成交易。”

“在馬來西亞,中國的古裝劇很受歡迎!”Cheng Puay Hoon今年的新目標是尋找符合Dimsum用戶口味的中國項目,“目前已經與幾家供應商接觸和磋商了。”

相比經驗豐富的Jovana Mijovic和Cheng Puay Hoon,站在泰式風格展臺里的Ritthichart Silaraks就略顯拘謹,作為能夠覆蓋94%泰國觀眾的泰國ONE31頻道內容授權及合作特別顧問,這是他第一次代表公司參加上海國際電影電視節,“我是第一次來,設展臺就是單純想讓大家認識ONE31集團是怎樣的企業,沒想到會有許多中方公司找我們約談,有的直接是在展位上就開始談,有的后續約出去談,我到上海三天了,時間都被約滿了,現在還沒有來得及好好參觀一下這個城市。”

第一次在上海國際電影電視節設展臺的泰國ONE31頻道。

這次完全超出預期的參展,也讓Ritthichart Silaraks有了更多想法,“以前我們只是將影視版權賣給中國,現在我們也希望能找到更多中方伙伴合拍影視作品。”

已經把Ritthichart Silaraks想法付之行動的是俄羅斯導演Serg Khalkov,他在上海國際電影電視節上選擇了更討巧的方法來尋找合作伙伴。在電視市場內特設的“一帶一路”主題館,他用了半個小時時間,將寫有15個項目的PPT進行詳細介紹,包括項目預算、已獲得的投資額、需要融資的金額、中俄演員比例等。

“這些作品全部是為中國市場和觀眾量身打造的,推介會反響很好,其中有五部作品引發了在場中國公司的興趣,一部是叫Lost in Russia的喜劇,內容講的是一位中國富豪在俄羅斯旅行的故事。另有三部分別是中俄警方、中俄特種部隊、中俄太空空間站合作的題材,以及一部有關茶文化的。有三家中國公司直接在會后表示有意合作。我的希望就是能夠盡快落實合作,把項目開展起來。”電視市場落幕后,在同樣的場館里將繼續參加上海國際電影節市場活動的Serg Khalkov談起這幾天的收獲一臉興奮。

2014年他決定創辦一家公司,專注開發與中國相關的影視項目,“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一帶一路’的概念后,我就開始思考能夠以什么樣的方式參與其中。我干這行已經25年了,之前一直是在俄羅斯一些影視制作公司擔任制片人,制作的類型包括電影、電視劇、紀錄片和動畫。我比較擅長多國聯合制作、合拍片這一領域,以往的合作伙伴多是歐洲和美國的公司。現在我決定將主要業務方向集中在與中國的合作上。”

Serg Khalkov在電視市場“一帶一路”主題館推介項目。

Serg Khalkov把這家公司命名為SILK ROAD MEDIA(絲路傳媒),去年他第一次參加上海國際電影電視節,今年他把合伙人也帶了過來。“中國的影視市場潛力很大,而且因為中俄兩國的歷史淵源和友誼,我們也比較容易和中國同行找到共同語言。”

在Serg Khalkov的PPT中,每個項目都配有設想中的演員照片,在一個講述中國鋼琴家歐洲情緣的項目里,Serg Khalkov用了李云迪的照片,在另一個講述中國姑娘勇闖歐洲時尚圈的項目里,Serg Khalkov用了張雨綺的照片。

“這些只是參考”,他解釋道,“我希望盡可能多了解中國市場,包括什么樣的明星受大家歡迎,同時也想看看什么樣的中國明星符合俄羅斯觀眾胃口。比如成龍,毫無疑問俄羅斯觀眾都喜歡,我們也想挖掘出更多中國藝人能在俄羅斯受歡迎。因此,我讓我們的中國合作伙伴幫助推薦了幾位中國明星,我們也覺得在審美上俄羅斯觀眾會接受的,也許最終選角不一定是這么大牌,但會按照這個方向挑選類似的演員。”

國際市場上,合拍片并不總能獲得成功,讓兩個國家不同文化背景的觀眾共同喜愛一部電影絕非易事。Serg Khalkov也意識到了這一點,因此在項目推介時,他為中國買家提供了兩種合作模式。

“一種是作品兼顧兩國市場,可以稱之為‘國際項目’,在劇本及情節內容上不會有針對任何一國做調整,或刻意滿足哪方的需求。比如我們的《太空旅店》就是一部兩國觀眾都會喜歡的好作品。但并不是所有作品都能夠做到這一點,因此還有第二種模式,就是為一部作品選擇一個首要市場及受眾,這取決于作品的投資比例。如果中俄雙方的出資比例各占50%,那么就會一半中國演員一半俄羅斯演員;如果出資比例是7:3或9:1,那么就會側重出資更多的那一方。”

Serg Khalkov的項目介紹涵蓋了拍攝預算和融資信息。

為了項目能夠盡快落實,Serg Khalkov在資料上都寫明了預算和目前已獲得的投資金額。“在俄羅斯,一部電影預算在500萬美元以上,就可以邀請明星演員了。在中國的話,也許會有一些我們還不了解的因素。電視劇預算在每集15萬至40萬美元之間,具體數目取決于具體項目和選角。”

雖然合拍工作流程復雜、涉及環節眾多,不同地區對于影視內容的政策也不盡相同,制作時間比普通項目更長,但Serg Khalkov對于公司目前取得的成果還是相當滿意,“我們三年前才開始運作中俄合拍項目,目前只有一部與黑龍江衛視合拍的紀錄片完成,還有四部作品前期工作基本完成,計劃將于今年開拍。”

除了尋找合作伙伴,Serg Khalkov也希望能在影視教育領域和中國相關機構展開合作。“我們正準備打造一個劇本創作競賽,由中俄兩國學生參加,從中選出優秀作品,幫助他們尋找兩國的電影制作公司將其拍成影片。這是個很好的方式不是嗎?”

來得早不如來得巧,趕上上海電視節“交易市場”最后一天的Jovana Mijovic效率很高,在走過十幾個展臺后,她就遇到了有合作意向的中國展商。加了Jovana微信的賴飛萍,是北京東方星月傳媒廣告有限公司總經理。她一邊把Jovana發給她的資料轉發給國際部經理,一邊和她商定后續見面的時間。

雖然只是粗略了解了一下這家塞爾維亞公司的業務,但賴飛萍卻覺得這樁合作“有得談”,“我們的業務包括發行和制作。要去海外拍攝,帶自己的制作組過去會比較昂貴,如果用當地的制作團隊,第一他們有設備租賃、第二他們地頭熟,也更專業。其實我之前去戛納電視節時,就一直想要找一家這樣的公司 ,我們有海外項目的時候就可以合作。Vision Team資料做很全面,還都有中文,很符合我們的需求。”

賴飛萍在2005年創辦了東方星月傳媒,此后每年都來參加上海國際電影電視節,“北京電視節、戛納電視節,我也都會去,北京是政治中心嘛,國內買家和賣家會比較多,國際的沒有上海多。來這里更具有國際交流的價值,通過這個展會,我們可以和港澳臺以及海外的客戶達成一系列合作,如果沒有這樣一個平臺,我們找不到他們,他們也找不到我們。”

在與Jovana Mijovic定好時間后,賴飛萍指著展臺上的一張節目海報說,“其實我這次來,第一天就達成了一個項目合作,是亞洲旅游臺制作的《發現大絲路》,這是一個有4季、每季17集的旅游節目,內容和我們現在的‘一帶一路’主題很吻合,制作水平也高,拍完有段時間了,一直沒有在大陸發行。我們之前就在談,這次來是把合作落實。把他們的繁體字改成簡體,后期制作后,在這邊發行。”

賴飛萍第一天就達成了代理亞洲旅游臺《發現大絲路》大陸發行業務的合作。

說著她走出展臺,走到隔壁的臺灣影視館,從桌子上拿起一張寫有《秘境不思溢》的海報說道,“這也是亞洲旅游臺制作的節目,這個系列我們也計劃代理他們在大陸的發行。”

賴飛萍所站的位置——臺灣影視館,也是上海電視節“交易市場”的常設展位,170平米的展區里匯集了33家臺灣公司。

亞洲旅游臺展臺旁邊是CNEX Studio展臺,后者是兩岸三地最大的紀錄片平臺,制作和發行華語紀錄片。運營總監史祖德剛剛從上海紀實頻道談事情回來,“我們有個合作項目,正在拍攝中。”

史祖德十多年前從綜藝節目編導轉型拍紀錄片,最早他參加廣州國際紀錄片節、四川金熊貓獎等專注紀錄片交流的平臺和市場參展。但幾年前他注意到包括上海、湖南、北京等地區的電視臺,紀錄片頻道都陸續上星,“十二五”規劃也對紀錄片的發展有推動作用,他便跟著臺灣中華廣播電視節目制作商業同業公會來上海參展,看市場風向。

“政策的需求肯定會影響到電視臺和視頻網站的需求。我去年來就發現有很多新媒體設展,不光是愛奇藝、騰訊這種大公司,很多體量沒那么大的新媒體公司也都來了。參加這里的市場活動,你能看出政策風向,明白接下來該怎么走。我們現在也在轉換思路,嘗試做一些符合新媒體傳播的短視頻紀錄片。大陸有3000個頻道,節目需求量是多少個小時,還有那么多流媒體平臺,這是一個很大的市場。只要有足夠好的內容,一定會有市場,只要大陸有這個能力消化。”

匯集了33家臺灣公司的臺灣影視館。

組織這些臺灣影視公司一起來參展的臺灣中華廣播電視節目制作商業同業公會理事長汪威江,與上海國際電影電視節已有十幾年老交情。“在眾多影視節中,上海電視節是歷史最悠久的,從1986年就開始了,那時兩岸還沒開放。最初是兩年一次,后來改成每年舉辦。1993年又有了上海國際電影節,現在兩節一起舉辦。因為歷史悠久,品牌也最具知名度。我們過往參展的感覺就是,它包括電視和電影兩個領域,涵蓋范圍廣,國際性也足,個體買家來的也很多。”

從業近四十年,汪威江經歷過臺灣影視產業最發達的時代,“近二十年來,臺灣業界遭受了一些狀況,產業有所沒落,我們還是希望能夠重回往日榮景。當然這需要和大陸市場合作,才能有機會。兩岸同根同種,大陸的資金市場和臺灣的創意跟成本控制經驗,如果能夠互補,一起努力,相信是可以攜手創造更好的華語市場。”

希望吸引中國劇組來當地拍攝的Jovana Mijovic、希望買到中國優質劇目的Cheng Puay Hoon、希望找到合拍片伙伴的Serg Khalkov、以及希望通過有著13億人口的巨大市場重拾往日榮景的汪威江,這些人對上海國際電影電視節,有著不同的目標和相同的期待,那就是在這里擴展生意,獲得更大市場。

和他們一樣,從新加坡飛抵上海的BBC Studios亞洲區執行副總裁David Weiland也把參加上海國際電影電視節看做是一年中最重要的工作,“自從五年前我上任后,每年6月我要來上海,不止是我,BBC Studios在北京、杭州、深圳、上海、以及倫敦的同事都會來,即便對我們公司內部來說,這都是一個非常難得的互相交流的機會。”

在David Weiland看來,相比其他國家和地區的電影節,上海國際電影電視節更像是一次多種維度上的交流大會。“比起拿著入場券在影院里觀看作品、在市場進行交易,上海國際電影電視節更像是一個屬于整個城市的節日。在上海的很多地方,都同時開展各種延伸活動,聚集了來自世界各地的電影電視人,對于我們所有人來說,參加上海國際電影電視節有著非比尋常的意義。”

(實習生陳明霞也對本文有貢獻。)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輸入5個字

評論 4

相關文章

江西快三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