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

【特寫】一座老油田的守望者

借著中石油內部礦權流轉的機會,位于西北戈壁的玉門油田有了更多復興的可能。陳建軍的心病可以去除了。

圖片來源:玉門油田

記者 | 彭強

編輯 | 張慧

1

1953年,18歲的年輕農民陳能榮離開甘肅高臺縣,來到了一百多公里外的玉門油田工作,并在這里成家。那時的他不會想到,自己的大兒子陳建軍會成為玉門油田的掌門人。

玉門油田位于甘肅省酒泉玉門市境內,南面是祁連山,北面是茫茫戈壁。這樣的地理環境,讓玉門油田隔絕于外界。

在新中國解放前的十年,玉門油田累計生產原油52萬噸,占當時全國原油產量的95%。1957年,這里建成了新中國的第一個石油工業基地。

1963年,陳建軍出生在此。在陳能榮眼里,兒子陳建軍身形魁梧,體格壯碩,具有典型的西北大漢性格,開朗樂觀。

2016年,陳建軍(帶白色安全帽者)在油田作業公司。圖片來源:玉門油田

陳能榮更不會想到的是,陳建軍會患上癌癥,走在自己前面。

2019年5月26日,山東濟南的氣溫超過了30攝氏度。解放軍第九六零醫院肝膽外科的一間普通病房里稍顯悶熱,陳建軍靜靜地躺在病床上出了一層薄汗。

這是陳建軍人生的最后時光。

他已多日無法進食,時常干嘔。從玉門油田醫院(現酒泉市人民醫院新城醫院)跟來的護士長趙虹用針管吸滿了水,從他的嘴角推進去。陳進入了半昏迷狀態,只有在大的外部刺激下才會有微弱的反應。

臨近中午,陳建軍突然恢復了意識,目光有神,大聲地喊出“好!好!好!”。

他抬起兩只手想要鼓掌,但試了幾次都沒能合起來,最后改成豎起了大拇指。

“你這么高興,是找到了大油田嗎?”趙虹問。

“對呀,你怎么知道?”陳建軍高興地答。隨后他又陷入昏迷,這是他最后一次開口說話。

尋找大油田

1984年,21歲的陳建軍從西南石油學院(現西南石油大學)畢業后,選擇回到玉門油田工作。

在一線鍛煉多年后,他先后擔任玉門油田勘探開發研究院勘探室主任、玉門油田勘探開發研究院院長。

參加工作不久的陳建軍。圖片來源:陳瑋巖

玉門油田現隸屬于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有限公司(下稱中石油),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是玉門油田最輝煌的時期。

陳建軍來到這里時,玉門油田正在走下坡路。自1958年發現鴨兒峽油田后,玉門油田在勘探上再也沒有新的突破,原油產量逐年下降。

玉門油田的主力產油區塊位于酒泉盆地,這是一個相對較小的盆地,構造相對完整、出油快。但降產也快、后期開發難度大,決定了該地較難發現大型油田。

1990年,玉門油田傾盡全部裝備、技術與人員,開始開發位于新疆吐魯番與哈密的吐哈油田,希望再度崛起。

但五年后,吐哈油田從玉門油田分離后自立門戶,玉門油田的設備、人才大量流失,面臨著原油產量大幅下降的危機。

1996年和1997年,玉門油田兩次對位于阿拉善的雅布賴區塊進行勘探,部署的六口勘探井都沒有產生工業油氣流,區塊油氣發展潛力得不到落實。

玉門油田急需新的接替儲量來提振。

1997年,玉門油田將注意力重新轉向了酒泉盆地。此前,油田勘探隊遵循的找油理論是,只有在坳陷高點才能找到原油。

陳建軍擔任玉門油田勘探研究院院長后,想突破之前的找油理論,開始在坳陷的下凹處找油。

遵循該思路,玉門油田相繼發現了窟窿山構造、柳溝莊構造。

1998年8月8日,祁連山深處的窟窿山腳下,漫漫戈壁灘上長著簇簇駱駝草,不時揚起的沙塵讓視線變得模糊。

人群中突然爆發出一陣歡呼。柳溝莊構造上一口名為“柳102井”的探井獲得高產工業油流。

這讓陳建軍的研究成果變成了真實的原油產量,進而發現并開發了青西油田。此時,距離鴨兒峽油田的開發已經過去了40年。

2004年,青西油田一口探井放噴點火,現場工作人員興奮地舉起雙手(右一為陳建軍)。圖片來源:玉門油田

發現青西油田后,按照“下凹找油”的理論,玉門油田又發現了酒東長沙嶺構造,開發建設了酒東油田,成為玉門油田保持穩產的關鍵。

2002年,陳建軍升任為玉門油田公司副總經理,主抓勘探與生產。在擔任副職13年后,2015年底擔任玉門油田公司總經理。

陳建軍的心病

對陳建軍而言,2017年是極為重要的一年。

這一年的8月,中國政府對油氣體制進行改革,中石油推進內部礦權的流轉工作,長慶油田隴東地區環慶區塊礦權和油田開采權流轉給玉門油田。

得益于青西油田與酒東油田的發現,玉門油田能夠保持年40萬噸的原油穩產,但始終未上百萬噸,這讓它成為中石油目前規模最小的油田。

這也是陳建軍多年的心病。

對于國內部分大型油田來說,單個采油廠的年產油量就能超過百萬噸。

環慶區塊的開發,有望徹底解決玉門油田資源不足的問題。該區塊位于甘肅省東部的慶陽市的環縣附近,總面積1860平方公里。

2017年9月1日,玉門油田與長慶油田在西安確定了最終礦權流轉的區塊與面積,并于10月24日簽訂了第一批環慶礦權流轉區塊勘探開發協議。

這份協議,陳建軍盼望了六年。

2011年12月,塔里木油田分公司塔東區塊探礦權正式移交給大慶油田,這讓陳建軍看到了玉門油田重上百萬噸的希望。

當時,擔任玉門油田分公司副總經理的陳建軍,希望玉門油田能像大慶油田一樣,從兄弟單位手中獲得部分區塊的探礦權。

彼時,中石油還未出臺礦權流轉的政策。玉門油田經過多方溝通協調,一直未能如愿。

對于如今獲得的環慶區塊,玉門油田寄予厚望。如果環慶區塊可以實現60萬噸穩產,玉門油田的原油年產量可以重上百萬噸。

這對玉門油田至關重要。

“在原有經營模式下,原油產量達到80萬噸,玉門油田就能實現盈虧平衡;產量達到100萬噸,那就能實現較好的盈利。”玉門油田公司常務副書記、工會主席劉戰君表示,“重上百萬噸也是幾代玉門石油人的夢想。”

倒在了曙光前

就在曙光出現時,陳建軍病倒了。

2017年5月初,在蘭州開會的陳建軍的高燒三天不退。在當地醫院進檢查時發現了腫瘤,幾天后在上海確診為癌癥晚期。此前,他已有七年沒有體檢。

在上海進行部分化療后,陳建軍帶著藥物回到了酒泉。除了玉門油田的日常工作以外,環慶區塊的礦權流轉亟需落實。

當年下半年,他輾轉蘭州、西安、北京、酒泉多地進行匯報與溝通,并多次來到慶陽與環縣,溝通協調企業與地方政府之間的關系。

環縣地處慶陽市西北部,屬于黃土高原丘陵溝壑區,溝深坡陡。從酒泉前往環縣的路程超過一千公里,需要從嘉峪關搭飛機到慶陽,再乘車從青蘭高速轉G211銀陜線到環縣。慶陽到環縣,總路程不過150公里,開車卻要近四個小時。

在進行了九次化療后,陳建軍的病情明顯好轉。2017年12月13日,他在上海進行病灶切除手術。半個月后再次回到酒泉工作。

2018年1月22日,玉門油田召開2018年黨委(擴大)會議暨七屆一次職工代表大會。陳建軍在臺上站立三個小時作完工作報告后,汗如雨下。

對于陳建軍的忙碌,妻子王玉鳳十分心疼。“他是被工作累垮的。”

2018年春節,手術后不久的陳建軍慰問一線員工。圖片來源:玉門油田

患病治療期間,家人和醫護人員都對陳建軍有所隱瞞。但作為病患,他多少對病情有所察覺。

他沒有按照醫生的建議進行休養,反而繼續堅持著高強度的工作。除了對油田工作的投入以外,他多了一份與時間賽跑的緊迫感。

2018年4月中旬,流轉后的環慶區塊需要盡快出油,陳建軍接連趕赴西安、慶陽、環慶分公司現場,交流了解相關情況。

2019年初,陳建軍的病情進一步惡化。由于癌細胞產生抗藥性,化療對陳建軍的病情逐漸失效,他整個人明顯瘦了下去,肝腹水越來越嚴重。

與此同時,在對環慶區塊進行勘探與了解后,玉門油田制定了“扭虧脫困,高質量建設百年油田”的時間表與路線圖,發展開始加速。

2019年3月22日,玉門油田與長慶油田在西安簽訂了環慶區塊二期開發協議,1860平方公里的礦權流轉到位。

4月12日,玉門油田公司規劃計劃處投資項目管理科科長楊勇,來到陳建軍辦公室送一份會議通知。看到陳建軍的臉色已十分蒼白,楊勇忍不住提醒他注意休息。

陳建軍解釋說,現在手頭上的事情太多了,環慶區塊二期開發的協議剛剛簽完,玉門油田的發展正處于一個非常關鍵的時刻。

“等我忙完這陣子,我會去休息的,謝謝你。”陳建軍說。那是楊勇最后一次見到他。

2019年5月2日,在酒泉市人民醫院新城醫院的病房里,陳建軍躺在病床上,用近8個小時主持召開了三個會議,進行工作安排。

次日,他被送往濟南解放軍第九六零醫院。此時,他肝部的癌細胞已經大面積擴散。

2019年5月28日,陳建軍在濟南去世,終年56歲。心電圖停止的那一刻,兒子陳瑋巖看到一行淚水從父親眼角劃過。

6月1日,玉門油田在酒泉生活基地文體中心體育館為陳建軍舉辦了追思會,現場排起了長長的送行隊。

2019年6月1日,玉門油田為陳建軍舉辦的追思會上,一名老人擦掉眼淚。圖片來源:玉門油田

在玉門油田職工看來,陳建軍擔任總經理以來,為他們做了很多實事。

玉門油田在近幾年大幅扭虧,職工的工資也相應增加。2005年,玉門油田生活區搬到酒泉后,職工們的房產證遲遲沒能辦理,陳建軍在今年將這件事順利解決。

在兒子陳瑋巖看來,父親帶著深深的遺憾離開了。陳瑋巖的孩子將在今年7月出生,8月,玉門油田將迎來80周年礦慶。

這些,陳建軍都沒能見到。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輸入5個字

評論 39

相關文章

江西快三走势图一定牛